昏天白目

满怀爱意的做个愤青。

九年十二年(蓝狱)

食用注意:

1:反射弧迟了不止两年闲的蛋疼回顾青春不知不觉了个文邹邹的题目(紫薇你看到我的手了吗它不听我使唤
2:虽然这个Cp是个冰块但是可萌了啊!!
3:已经饥渴的翻4年前的文了食用不足于是治愈了懒癌盆友吃蓝狱吗QAQ!!(安利脸
4:据说重要事情要说三遍好吧那么 bug如山bug如山bug如山!!

1

蓝波遇见狱寺隼人时只有5岁,是一个鼻涕与眼泪齐飞、童真携智商狂奔的幼儿。

彼时他正趴在纲吉的肩头睡眼朦胧,被夜市准点飘起的烧烤味熏得直流口水。眼一睁看到纲吉手中还握着冰棒时瞬间复活,动用着人生仅有的五年经验思考不久便决定不顾一切的扑向那根冰棍。然后被一个不知道哪来的易拉罐砸中头,一击必杀。

幼儿蓝波感受到了世界的恶意。

他一边哭一边在自己的爆炸头里摸索,好巧不巧摸到了个炸弹。手起弹落大街上却还是人来人往,没半点惊慌。他莫名奇妙的低头一看---噢,还是颗定时的,连启动开关都没按下。 一阵沉默后陷入了究竟是该哭还是该哭还是该哭的困境。而狱寺隼人就在这时,在他童年为数不多的安静时刻里,慢悠悠的穿过有点昏暗的小巷,穿过亮着暖黄色光的路灯,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气定神闲的站在了他面前。然后下一秒便粘在纲吉身旁左一个“十代目”又一个“十代目”叫的狗腿十足。

虽然出场戏份大多是幼儿而他在那时也确实的是个幼儿但不知为何的,他被一种类似于“他打了我但我还是觉得他好屌”的莫名情感给击中了。无论回想几次,他都无法理解自己和狱寺隼人初次见面时的那点不可思议。比如那个精准无比的砸中自己的易拉罐,比如那个没启动没爆炸最后还被狱寺隼人收入囊中的定时炸弹,比如自己在瞬间参悟到的弱肉强食的自然法则。

狱寺隼人当时14岁,银发碧眼,是个霸王花一样的美少年。幼儿蓝波保持着仰视的姿势,便是想不懂这个前一秒还揣着山一样高的逼格的人怎么一下子就成了双眼冒星的脑残粉,粉的对象还是自己的保姆泽田纲吉。这不能忍啊!于是为了强调自己的存在感他一把扒住狱寺隼人的裤腿,把鼻涕抹了上去。

......

要知道狱寺隼人可是个泽田纲吉only的黑手党,像怒骂一个小孩踹飞一个小孩或者暴打一个小孩之类的事做起来完全不会受到良心的谴责。他听到有人磨着牙问他“傻X你需要三观吗?”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2

在蓝波10岁时狱寺隼人19了。

黑手党的世界倒也没违背某个夏天他被重塑的三观,枪林弹雨的每天印在他眼中成了一片光明的未来。嗯,说的是实话,大实话。惊险刺激让人热爱珍惜自己每一天的未来比起盯着国学老师高过头顶的发际线的现在不要太美好。然后他觉得不对劲,自己明明只有十岁好吗说好的天真烂漫无忧无虑呢?!一阵思想斗争后他无力的趴在课桌上长出了口气,毕竟有一个从五岁起便斗智斗勇的对象这不是早熟只是大脑发育过度而已。

{狱寺隼人现在在干嘛啊},小学生蓝波默默的想着,{如果可以的话真想问问他连跳三级是个什么样的感觉。}

虽然最后他又跑回去陪着泽田纲吉继续念书但完全不妨碍他学神的形象在自己心中发光发热啊。不当黑手党的话大概会成为祖国的好青年社会的好栋梁吧。不过他不可能放弃当黑手党啊按他对泽田纲吉的忠诚度而言。

闷得慌。

于是蓝波站了起来以身体不适为由坦然的翘掉了剩余的课。

自己已经十岁了,自己只有十岁。在纲吉家过完十岁生日时他觉得有什么东西变了,但是他说不出来。狱寺隼人送他的生日礼物是一把枪,他收在衣袋里,好像看到了自己用这把枪帮助彭格列扫除威胁的样子。不知道这是不是狱寺隼人送这把枪的目的。如果自己和狱寺隼人一样大,如果自己所经历的和狱寺隼人一样,如果现在自己站在了狱寺隼人身旁。然后他醒悟到自己改变了的东西叫性取向,真正的无可奈何。性别问题在时间的对比下不值一提,蓝波再度感受到了世界的恶意。一年,两年,三年,四年,......九年像一道巨大的沟壑,自己迈过去时狱寺隼人早已离去。

哪怕只有一点也好,想和他所处的世界多一点联系。

3

到了蓝波上高中的年纪时并盛中学的风纪委员长早已卸任。校内广泛流传着他咬杀小不良的光荣事迹。据说只有一个小不良没有倒在委员长威风堂堂的铁棍下,硬是惹事生非了三年后安然毕业。对比了一下穿着和服捧着茶碗的云雀恭弥和戴着眼镜处理文书的狱寺隼人,他感受到了莫名的寒意。

高中生蓝波14了,这是狱寺隼人第一次遇见他时的年纪,他没忘。现在的他能更加坦然的翘掉各类课飞到地球另一边的意大利去见一年见不到几次面的狱寺隼人,不对,去帮助处理彭格列的杂事。他有点明白自己对狱寺隼人的感情了,但这份感情感情太过理想以至于他踌躇着酝酿了五年还是不知道如何说出口。而狱寺隼人24岁,完成了成为泽田纲吉左右手的远大理想,除了出去血拼更多的是埋在办公室审批大大小小的交易条约。以至于每次蓝波来找他时看到的总是一个戴着眼镜扎着发辫黑眼圈深似海的狱寺隼人,不过还是好看,不愧为彭格列一枝花。

办公室里大多时候只有狱寺隼人一个人,于是蓝波便会搬张椅子坐旁边美其名曰学习处理事务实为来个亲密接触。狱寺隼人桌上的文件似乎永远都理不完,他一边想着干脆就一直这样也行啊一边昧心的说是时候吃饭了。然后狱寺隼人就会给他一杯牛奶说再等我十分钟。蓝波一直不理解为什么狱寺隼人的办公室里会有牛奶当然除去这一点为什么自己的待遇还停留在牛奶这点也很让人心糟。直到某天他发现瓜趴在狱寺隼人脚边舔着盘牛奶时总算是明白了这个困扰多年的问题,不知道该不该为自己和瓜地位平等感到高兴。

离别时狱寺隼人送了个定时炸弹给他说是最新研制的指纹形炸弹,与其说是炸弹不如说是纪念物。蓝波在炸弹的识别区按上了第一遍指纹,心说实在是不想碰到按第二遍的机会。但不巧的是他偏偏在此刻感受到了某种号召,没来得及应对手一抖,印有指纹的炸弹便不见了。

第一次,对过去的自己有了种说不清的埋怨。

私心里蓝波觉得狱寺隼人是喜欢自己的,能放下工作陪着吃饭这个待遇除了泽田纲吉可没有人享受过。更别说时不时会收到的莫名其妙的礼物了。但这个可以当作喜欢吗?只有自己会收到这种礼物吗?自己于狱寺隼人或许还是那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孩吧,享受到的一切特权都只是因为年龄罢了。

4

然后蓝波终于18岁了。

狱寺隼人作为见证人在他的左胸口别了一朵黑玫瑰,从此他便将开始真正的负担起彭格列第十代雷守的职责。期待已久。他看着泽田纲吉露出的微笑,山本武脸上的刀疤,库洛姆戴着的眼罩,以及代替云雀恭弥出场的草璧的飞机头,忽然的觉得自己之前的十八年人生毫无真实感。目前为止所经历的一切已经过去,而将来他将会站在这里,站在这群人内,站在狱寺隼人的身旁。

怎么说,总觉得是时候了。

于是当晚蓝波便溜到狱寺隼人办公室里,发表了一通请以结婚为前提和我交往吧的演说。头脑好如狱寺隼人也是呆了半响,吱唔了一阵就是找不到话说。这个结果倒还是意料之中,蓝波摸摸口袋掏出了个小本子,义正严辞的说我是认真的我连结婚证都买好了。【什么鬼?!!】狱寺隼人无奈的扶住自己的额头,觉得大概需要好好的教育一下眼前的这个小鬼。但还没开口就听到这个小鬼又说上了【把十三年前的那颗定时炸弹还我也行。】 狱寺隼人这回是清醒了,他手一摊表示炸弹我多的是不过你那颗怎么回事我不知道说不定我用掉了。

“不可能的”,蓝波听见自己的声音很笃定的在说着,实际上他已经紧张的飞天了。“那颗炸弹是不会爆炸的。”
“为什么?”狱寺隼人有点莫名其妙。
“因为它来自十年后。”

这倒不是谎话,只是可信度实在不高。幼儿蓝波有个叫做十年火箭筒的秘密武器,在危难时会将自己与十年后的自己对调。在被那个易拉罐砸中时他倒没想过用十年火箭筒,只不过从纲吉肩上摔下来时火箭筒正好对准了他自己,而对准的时间又是如此短暂,以至于达不成交换只从未来的自己那得到了个安慰性的炸弹。

至于这颗炸弹为什么不会爆炸,这是蓝波不久前想告白方式时顿悟的。作为二十四岁的狱寺隼人送给他的礼物,那个炸弹的科技含量可不是十年前的狱寺隼人能解决的。更别说只有按上指纹才会爆炸这码子事了。

“那你是想我再做一个给你?”,听完这出乌龙以后狱寺隼人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什么,尽管逻辑很奇怪但也不是不能理解。
“我只是想说,既然你拥有过印着我指纹的炸弹,为什么我就不能向你要印着你指纹的本子呢。”
“什么鬼!!!” 这回狱寺隼人忍不住了,虽然蓝波忽悠的真是那么回事但自己要真被忽悠了那就别再谈智商了。
“......没用啊?”
“有用才怪吧。”

5

十八岁的告白失败后蓝波一点也没沮丧。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充满干劲的人,这回是连沮丧的心情都懒得有了。窝在自己的办公室时他好好的思考了次人生,越来越觉得九年完全不是回事。

蓝波,21。
狱寺隼人,30。

即使如此,狱寺隼人那张脸却总是会自觉无视主人年龄无声的叫嚣着{我帅吗来打我啊}。不是一般三十岁人的沉敛温润,而是嚣张的,狂热的,意气风发的。多年的文书工作好像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质的改变,即使戴着眼镜,也遮不住眼底跃跃的狂风。

经过那次莫名其妙的告白,狱寺隼人总算不再把他当小孩了。总算。但对于这件等了十一年的事情他却不知道该不该庆幸,特别是当他发现狱寺隼人会在他赖着不走时下驱逐令推托掉他一起吃饭的请求不再给他各种各样的军火礼物时,才了解了年龄这个特权带来的亲近感。这时他便会分外的怀念起那杯牛奶,起码那时他还和瓜一个地位。

蓝波总是觉得有太多关于狱寺隼人的事情要想,一定要说的话是不由自主的想,想了十一年还是不够。虽然有点丧心病狂了,但还是实话。他从来不在狱寺隼人的事情上和自己说谎。然后一阵电话铃打断了他的思考,内线。摸索的按到了接听键时意外的听到了山本武的声音,那个声音给他带来了个十足的好消息,:“阿纲决定将剿灭维卡家族的任务交给你和狱寺。”

担忧也好危险也罢,欣喜比什么都快的第一时间飙上了脑海。{一般而言这种情况都会是个好展开啊},他收拾着一抽屉的军火礼物时想,{狱寺多少也是有那么一点喜欢我的嘛},什么类型的喜欢都好,只要占着位置就觉得有希望。

6

谁都没想到的是剿灭的任务胶着了近一个月,从四月份跨过了五月八号,蓝波22了。而狱寺隼人的生日在九月份,仍是整整的30。

任务期间的一切交流都变的严肃认真起来,他望着正在制定突袭计划的狱寺隼人,总算彻底明白自己为什么倒在他的西装裤下了。 实力,外貌,性格。从五岁起自己便望着眼前的这个人,虽然不能说比谁都清楚却也确实的了解着他的喜怒哀乐。狱寺隼人是他的理想,每一天每一天的在他的心里膨胀发酵。这份感情不会消失不会爆炸却也不会停止,因为自己的人生几乎是被他见证着延续的。

蓝波二十二年的人生狱寺隼人参与了十七年,并且之后也会一直参与下去。

然后他听到狱寺隼人点到了他的名字,“你们去削弱他们的火线,蠢牛和我去找他们的头。” 说这话时狱寺隼人直直地看着他,眼里是他熟悉的暴风雨。这是彭格列的岚守啊,于是蓝波笑着抓了抓头发,答道:“没问题”

维卡家族在黑手党中算是异类,老大是政府的参议员下属也不靠掠夺来武装家族。用里包恩的话来说就是比起黑手党更适合办上市公司。他们都见过维卡的老大,叫罗莱德,是个文质彬彬的男人,四十上下,无论何时都是一副处事不惊的样子。一定要说的话彭格列在黑手党里也不算正常,只不过云雀恭弥六道骸一类的好战分子粉饰了一个暴力的外墙,内里的人也就乐于少处理几份不自量力的挑衅。

大概是自认为白道上的工作做的足够充分了,维卡家族这回没向其它家族打过招呼便擅自走起了卖粉的捷径。这次转行转的很是尴尬,但也出人意料,以至于各个家族都没准备多少应对措施。而如果只是卖粉这一条倒不至于到剿灭的地步,贩卖器官本应也不至于,但跨地盘尤其是跨到彭格列的地盘时一切就变的不一样了。他们大概是没想到会撞上泽田纲吉的底线,一向很温和的彭格列十代目这回准确的指出了{剿灭}两个字。

“这地方还没有安全到能让你喝咖啡吧。”狱寺隼人和蓝波找到罗莱德时他正坐在基地的顶楼沉着的喝咖啡,火力交错的轰鸣声即使在这里也能听的十分清楚。
“ 要一起喝一杯吗?”罗莱德本人倒还是十分的平静 “最后一杯咖啡一个人喝有点无趣呢。”
“知道是最后一杯你就不该喝了”狱寺隼人叹了口气 “我一直没觉得你会傻到这个份上。”

蓝波站在一旁沉默着,这两人的熟悉他不奇怪,狱寺隼人作为彭格列的交涉代表总是会认识很多家族的头领。他知道下手杀一个认识的人是一件多么反胃的事,当然,也很可悲。

“我也没觉得我会傻到这份上,”罗莱德笑了一下 “但是谁知道呢”
“你不打算说一下?”
“你明明都知道我为什么还要说呢?”
“......可能这样我会好受点吧。”

狱寺隼人说着举起了枪,“再见。” 但子弹却是从身旁的枪中发射出去的。蓝波看了眼有点惊讶的狱寺隼人,走过去拿下了罗莱德别在胸口的家族徽章,然后在转身时听见了一声哑着嗓子的谢谢。

7

维卡家族在剿灭后留下了不少需要继续处理的麻烦,狱寺隼人在这堆麻烦里转来转去了两个月硬是没休息过一回。七月的意大利略带燥热,蓝波透过窗户看到风拂过云后撒出的阳光。他想了想再过两个月就是九月份了,如果可以的话真想乘着自己和狱寺隼人只差八岁的这两个月内再去做一回死啊。然后被自己逗乐了,都是十二年了还是对年龄念念不忘在这点上自己倒真是没半点长进。

九月九日是狱寺隼人的生日,虽然本人并不会对此有所在意但泽田纲吉还是给了他一个三天小长假作为礼物。当事人本着睡半天没劲睡一天浪费那就干脆别睡的原则带了两大袋文书回家,然后被一脸心好累的山本武抢走了车钥匙,“阿纲说如果你在假期还是这个状态就扣我工资” 。“关我屁事。”

“我的工资也要扣。” 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他们旁边的蓝波没忍住也插了一句,换来了两双莫名其妙的眼睛。这个表情不要太熟,于是他从善如流的答道:“维卡家族的任务本来就有我的份,但因为我能力不够把事情都推掉了,才让狱寺积了这么多其它的事。”

他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把公文袋交给山本武时狱寺隼人一直在强调放的位置是他办公室左边书柜第二层的抽屉,想了想觉得万一真放错了也闹心干脆还是拿了公文袋自己跑回去放好。被小瞧到这个地步的山本武也是无奈,但又有什么办法呢,明明是个黑手党却工作狂到这个地步也是史上罕见。然后他把钥匙给了站在一旁的蓝波,一脸少年我只能帮你到这了的表情转身离去。

果真好助攻。

其实蓝波在幼年时期一直认为山本武和狱寺隼人有点暧昧,这种与其说猜想不如说目击的幼儿第六感让他对山本武充满了说不明道不清的怨念,啊呸,敬畏。后来他明白了那是羡慕,陪着狱寺隼人从十四岁到如今见证了他的年少轻狂到沉稳干练的除了泽田纲吉大概也就只有山本武了。要说这样的两人之间真没一点猫腻实在是没人相信,但无论如何,他们终究是没有在一起。

是的,无论如何,狱寺隼人现在可是单身啊。作为一个存在感Max的黄金单身汉,谁知道他会不会哪天就忽然的被哪个家族的少爷小姐看上然后来了个婚姻联络感情呢,怎么说早晚都是要迈出这新世界的第二步的嘛。

于是他站在原地,迎着走来的狱寺隼人又来了一次大直球。这回狱寺隼人淡定多了,他说:“我知道。”
蓝波走上前按住了他的肩膀,“我是认真的啊!”
“如果十二年还不算认真大概也没有其它事情算认真了吧。”
“......!”
对着语塞的蓝波,狱寺隼人无奈的笑了一下 “所以不都说了吗,我知道的。”

然后蓝波就在狱寺隼人讶异的眼光里抱头蹲了下去又站了起来。{这算什么啊}他默默的想{原来智商高的人在这方面也这么敏锐吗}。但是很高兴,高兴的想要紧紧的抱住眼前的人想亲吻他想向他一遍又一遍的诉说自己无尽的爱意。事实上他也顺着这份心情照做了,在抱住狱寺隼人时他感到有一双手也回抱住了自己,轻轻的但却货真价实的回抱住了自己。

“你答应了对吧.......!”
“不然呢。”
“就是觉得,很高兴。”

8

蓝波,男,22岁。
结束了长达十二年的暗恋。
目前和大自己九岁的恋人安定的恩爱中。






评论(5)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