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天白目

满怀爱意的做个愤青。

平行世界

 很久没追漫画,看到magi完结的标题时我真的是很难过的。然而,噢。

无论怎么说,看到巴巴真的很开心!!看来那么多漫画唯一一个喜欢的主角!诶,说起来,巴巴他,应该算是男主角吧?想起以前的梗,男默女泪,心疼一波。

又沸腾了一波热血,但没啥粮食可以吃,好像一直都没啥粮食吃。不对也不能这么说。翻自己以前写的东西,感觉像被轰炸机从头到尾不停的炸了一翻一样,大意了,我以前原来是这样一个雷人的美少女。不,现在依旧没变。

这篇之前在贴吧发过,杂在系列里面的唯一一篇稍微不会吃坏肚子的粮,然而并没有什么CP倾向的感觉,默。

时间有点久远了,大概是两年前的旧文。主要是给自己存个档吧,饿了翻出来当腊肉吭吭......现在卡西姆都在巴巴体内穿越星际了吧......看到的朋友就当怀旧一波啦。大高的新设定太时髦,我有点更不上时代的步伐…


废话了一波,坚持到现在的我敬你是条汉子!然而并没有什么奖励。以下正文。


卡西姆X阿里巴巴



我会找到你,无论在过去,还是未来。 

是一些有点旧的事情,在阿里巴巴还和母亲住在红灯区,在卡西姆为了逃离父亲带着妹妹跑进孤儿院时的事情。 

那时的孤儿院虽然收留了卡西姆与他的妹妹,却没有能力长时间提供食物。就算出去劳动,也没有谁会雇佣这么小的孩子。只要活下去,每当看着妹妹的时候,卡西姆总是这么想着,长大一点的话,一定会有什么办法的。 

所以在被孤儿院收留的第三天,他将妹妹留在房间,自己一个人跑了出去。没办法在以前的街区行动,因为那很可能被父亲抓回去。 

绕圈,爬墙,这样一直走到一条即使在白天也很昏暗的街,许多店都未开门的死气沉沉的街。他带着妹妹去过许多地方,但却不敢带她来这里。 


能干什么呢?第一次来时,许多店老板都这么问他,你能干什么呢?这里的店不需要你这么大的小孩,而且你还是个男的。有点记不起自己那时是怎么回答的了,已经是在夜晚的街道处处亮着艳红的灯,店外有人在很大声的叫骂,他被围在店中间,女人的香水味熏得他恶心,街上的人聚集起来,个个看笑话似的俯视他。 

“你们说的,我全能做”对了,是这么说的,然后就听到外边有一个人笑起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挺好的啊,小孩子来干活很少不是吗?这样来往的人一定都会很好奇的进店的吧?” 

那是卡西姆第一次在这里听到的,不含恶意与轻视的,温暖的声音。走进来的女人手里牵着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小孩,头发在灯光下一闪一闪的。他很羡慕那个看上去什么都不懂的小孩,那个在这种环境下还是被母亲保护得干净的小孩。 

“别乱说话,你让你家阿里巴巴来我们店里工作啊倒是?” 
“巴巴不用工作我也能抚养他!” 

是大人间的谈话。 

“你这么希望这个小孩来我们店里工作吗?果然不是自己的孩子怎么样都无所谓吧?” 
“这个孩子看上去走投无路不是吗?一定是没有任何办法才来的吧?觉得至少让这个孩子有工作有什么问题吗?” 

即使话说的很直白也不会让人讨厌。 

“那你给他工作啊?你来抚养他啊?你既然那么有善心和我争什么啊?自己带走他不就行了?!” 
“好啊,如果他愿意的话就到我那里去吧,我也不想这个孩子在你这里受虐!” 

就是这样子了,那个女人和善的问他是否愿意帮她的忙,他茫然的点头。那个小孩从头到尾一直没说话,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和别人争论,然后又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带着一个陌生的小孩过来,一直到自己的母亲对他说“阿里巴巴,卡西姆以后就是你的朋友啦,要好好相处哦”,才眨了眨眼,笑着对他说“哦!” 

是一个,让人难以相信出生在这条街的小孩。 

—————————————————————— 


一直到现在他还是觉得阿里巴巴这个人完全不是他的理解范畴,当然他早就放弃去理解或是同化阿里巴巴的思维了,那不是他该做的事。 

———————————————————————————— 

走到那间有点脱漆的房子前,特地在外面站了一会,确定没有客人后才走了进去。里面很安静,阿里巴巴一个人在点石子玩,他的母亲还在睡觉。 

“阿里巴巴,”他走过去拉了拉翘起来的头发“和我出来一下。”声音很轻。 

“嗯?哦,好啊”还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的阿里巴巴走过去帮自己母亲扯了一下被子就跟着他出去了。没点完的石子散在地上,一堆很高,另一堆只能拼成一个很小的几何。 

走到街上时雾气从墙里穿过一样笼着这里的天和地,好像去赴死的战士,他忽然就想起院长给小孩们读的童话。 

“我和妹妹从老爸那里跑出来了”然后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不知为什么觉得这些话很难开口,“我们跑到孤儿院,但是,以后可能没有吃的” 

“?” 

卡西姆知道即使自己不能理解阿里巴巴也不代表阿里巴巴真的像表面上那么呆。即使阿里巴巴真的呆的像他头上永远翘着的一小撮发,也并不意味着他的大脑冰冻在颅腔内。 

“我想,可不可以,让妹妹她也来这里,我不会要更多的食物的!只要让她和我一起呆在这里就可以了”不想看到其他孩子敌视的眼睛,不想听其它看护人的抱怨。“让妹妹她,呆在这里就可以了” 

为什么要和阿里巴巴说呢?为什么不去问他的母亲呢?那大概是,已经知道无论是阿里巴巴,还是他的母亲都会很乐意的答应下而恰巧阿里巴巴的母亲在睡觉吧。 

真的,应该是这样子的吧。 

“好啊!” 果然,“我还没见过卡西姆你的妹妹长什么样呢” 

———————————————————————————————————— 

逃出家门,跑进孤儿院。跑出孤儿院,到阿里巴巴那去。一家人一样一起生活。 

每天早上到附近的垃圾场里搜罗有用的东西,跑到离这条街很远的河里洗干净。在街上买最便宜的食物,带回家去做午饭。一个下午待在家里学最简单的加减,到了晚上把那些从垃圾场里淘来的东西卖掉。 

然后拿着钱结束一天。 

这样的生活持续着很长的时间,直到,阿里巴巴十岁时,一直是被认为下流恶俗的红灯区来了一帮与之格格不入的人。 

在阿里巴巴与他准备前去垃圾场时碰见的,从没见过的穿着不俗的人。无论是谁都很吃惊的表情,其中的一个在阿里巴巴面前弯下腰来,竟是很尊敬说“少爷,请和我们回去,您不是该呆在这里的人” 

完全傻掉的阿里巴巴被反应过来的他拉着跑掉了,没人有比他们更熟悉这片街区。 

简直就像开玩笑一样,而且是过时的冷笑话。无论什么时候想起来,感想还是和当初一样。 

他们在外面跑到中午才回去,人早就不在了。只有阿里巴巴的母亲带着有点奇怪的笑容招呼他们吃饭,在扬起灰尘的地上摆着的盘子,盘子中的食物。然后他意识到,阿里巴巴注定不是和自己一样的人。 

第二天,阿里巴巴便被带走了。他的母亲没有被带走,即使之后得知,她被一个有权有势的男人深爱着。但是,妈的,一点也不好笑。


第一年 悔恨。为自己当时没能劝说阿里巴巴而懊丧。想着即使是不一样的人但至少可以继续一家人一样的生活。 


第二年 期待。认为阿里巴巴或许会在某天回来,一边傻笑一边抱怨着,“我果然不适合那 
种地方啊”,然后再也不与他的父亲有任何关联。 


第三年, 失落。那个中午飞扬在破败房间的尘埃每日每夜的在他眼前飘过,但他不理解为什么。明明早就理解到自己和阿里巴巴注定不是同一类人,为什么还是想与他一起生活,为什么还是觉得离开了这个家的阿里巴巴在他的父亲那里不能收获关爱。 


第四年, 麻木。终于习惯了自己身边没有阿里巴巴这个存在,终于有能力获得更多的钱,终于开始分析自己的未来。但是,生存的本身却让人无比困惑。我,到底是为什么活在这里。 

第五年, 不甘。阿里巴巴的母亲病死在了床上,临死前还是和往常一样微笑着摸着自己和妹妹的头,说“卡西姆和玛丽安姆,真是好孩子啊”。没有提到阿里巴巴,从阿里巴巴走后便从没提起过他,好像她的孩子只有自己和妹妹一样。无比的不甘心,就那样走掉的阿里巴巴从那以后一定是,开始了和自己完全不同的生活。【但为什么,你甚至不肯来这里看我们一次呢?我们是不起眼的渣滓,可你的母亲她,还在这里啊。你难道连这样的时间也没有吗?你一点也不在乎了吗?】很想这样子对着他,质问他。却从来没有机会。以为之后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 


然后,第六年。再度,碰见了阿里巴巴。穿着学院制服的阿里巴巴,和一个红色头发的女学生一起走着,一个蓝头发的小孩趴在他的背上睡觉。微笑着和红发女孩交谈的阿里巴巴的脸,在那一瞬间和他母亲的脸无比相似。 

那时他在巷道里,手里拿着钢棍被一群长他几岁的人围住。带头的那个说着恶意的客套话,说到一半便一棍子挥了下来。他觉得脑门有点热。 

这就是再会,这就是现实中他应该与阿里巴巴再会的场景。真可惜只是单方面的。 

于是他一脚踹到带头的膝盖上,还了挨下的那一棍。混混们骂得都很常规,他有种即使自己只有10岁也能毫不在乎的听下去的错觉。但是他们声音太大了,有路人朝着这边望,窸窸窣窣的交谈。 

有点糟糕。他踢倒身旁的垃圾箱,把钢棍甩到其中一人的头上,抄起垃圾箱里的啤酒瓶往对方身上砸。 
真是糟糕。行人渐渐的聚了一小波,站在离巷道对面的街上观望。一个个带着看好戏的表情向这边看。有的人甚至拿出手机拍照。 
超级糟糕。他的肚子被挨了一脚,左手使不上力大概脱臼了。什么痛感都没有,受伤的地方发着烫,只是在发烫。 
糟糕透顶。有人走过来了。 


他想阿里巴巴绝对认得自己,就像自己第一眼就认出他一样。五年不见的阿里巴巴站在巷道口,一脸不知道是惊讶还是痴呆的表情。“卡西姆?”但无论过了多久,还是一样的爱管闲事。 

专注的殴打他的几个混混对忽然出现的学生报以不屑。其中有一个甚至拿着棍子朝他们砸去。他动不了,想把手里的瓶子砸到那个人的头上,但是却动不了。 



“呀~摩尔姐姐我好怕啊~摩尔姐姐快救我啦~”蓝头发的小孩捧着脸摆出惊恐的表情,说着毫不相符的话。然后那个红发的女孩就走上前一脚踢飞了钢棍,把高出她快三个头的混混像踢足球一样踹到了巷角。顺便的,一拳砸向墙壁,裂出一条深又曲折的缝。 

他想自己当时的脑子一定是很钝的,不然对于这样的场景,自己的第一反应为什么是“那个小孩怎么一直趴在阿里巴巴肩上啊?” 

反应过来的混混们骂骂咧咧的跑了,没反应过来的被那个女孩收拾掉了,干脆利落的一个人一拳,3拳解决掉三人。 

阿里巴巴跑过来摸摸他的头又掂掂他的手,乱了半天才在口袋里找出创可贴贴满了他的脸。蓝头发的小孩倒终于从阿里巴巴肩上跳了下来,语重心长的教导“阿里巴巴君,现在应该是将他送医院”然后又笑眯眯的对那个红发女孩说“摩尔姐姐麻烦搬一下他好吗?我想阿里巴巴君绝对搬不动的” 

虽然对于被女孩背这种事还是第一次,但也实在,没什么好说的了。 

全身最严重的伤也只是折了手骨,算不上什么。病房里只有他和阿里巴巴两个人。他想起自己以前想的,那些想要质问的话。但真正见面时,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但有一件事情绝对要干,是阿里巴巴的话大概会就那样的忍受吧。 

于是他抬起伤得不严重的右手,向阿里巴巴的脸上,狠狠的打了一拳。这样就可以了,以前的全部都算在这里了,是想这么说的。但是阿里巴巴却毫不迟疑的,甚至用比他更重的力道打了回来。“卡西姆你,什么都不知道”说得好像要哭出来一样。 


是啊,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就连打得时候也认为,阿里巴巴绝对不会还手。可这些全都是自以为是的东西罢了。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自己一点都不了解阿里巴巴却固执的认为他所认识的就是阿里巴巴的全部。到底是为什么,从什么时候开始,、这种思想便成了他所考虑的,想考虑的全部呢? 


阿里巴巴坐在他旁边,什么都不说的坐了快两个小时后,走掉了。没有人来叫他,自己走掉了。他看了看自己左手的石膏,忽然觉得有点累。 

然后是不断重复的梦。 




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只要一闭上眼睛,意识一开始混沌,便会走到相同的梦里面。梦里战火纷飞。自己还是那个有着混账老爸的出生在贫民窟的小孩,阿里巴巴还是那个有着温暖母亲的常与他一同玩的伙伴。但不同的是,梦中阿里巴巴常常将他的聪明展现出来。其实也和现实差不了多少,在十岁被接走的阿里巴巴是皇子,阿里巴巴的母亲依旧是病死在一间破败的房子里。但,无论是妹妹,还是同伴,全都死了。梦中自己憎恨世界的愤怒,面对阿里巴巴时的自卑和不甘,甚至是拿着刀时的触感,都是无比清楚映在脑子里。 

不停地想,不停地想。自己到底是为什么,在那个时候,打了阿里巴巴一拳。 

阿里巴巴很久没有来医院看他,很久,也不过是两三天而已,比起之前的几年,根本算不了什么。但有一天晚上,那个蓝头发的小孩来了。不知道是不是常在梦中见到的缘故,他觉得这个小孩很熟悉。笑得一脸灿烂的小孩子走到他的床边, 
“呀~卡西姆君吧?我是阿拉丁,经常从阿里巴巴君那里听说呢,你还有你妹妹的事情”这样子笑着说着类似威胁的话 
“阿里巴巴君他啊,在那天遇到你之后连话都少了很多呢,我想问他他也是什么都不会说的,所以我想啊,卡西姆君你可不可以,稍微听话一点呢?”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吧,阿里巴巴君的想法太容易看穿了啦,我想明天或后天他就会过来问你,能不能带上你的妹妹来上学,之类的吧?那时候你只要同意他就可以了” 
“可以吧?卡西姆君?” 


很早便觉得,阿里巴巴这个人完全不是他的理解范畴,现在他完全的明白了小时候的那种思想, 那不是他该做的事。 


和那个小孩说的一样,之后阿里巴巴便来了,支支吾吾半天后摆出一副微笑的脸问他愿不愿意和妹妹一起来学校上课。没有说“学费由我来付”之类的话。但这时他是明白的,为了自己那可怜的自尊心,阿里巴巴想的到底有多少。 

于是他干脆的回答“可以” 

似乎没觉得这事情会这么顺利,阿里巴巴像他小时候无数次那样,呆住了。然后,竟然一边擦眼睛一边说“那太好了”手在眼睛上擦了半天没有放下来。 

“卡西姆,我最近在做梦啊”擦完眼睛的阿里巴巴坐下来,一边扯着自己的头发一边这么说“梦里到处都是战争,啊,阿拉丁在梦里是很了不起的人啊,摩尔迦娜也是,” 
“但是,无论是妈妈还是玛丽安姆都死掉了。” 
“我一直在想现在的自己是不是太辛运,之类的。所以也想,卡西姆能为这个世界的存在而感到庆幸。” 
“抱歉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不是不知道该怎么说,而是说不出口吧。对于自己在那个梦里也死掉的事情,阿里巴巴并没有说。对于现实中自己母亲病死的消息,阿里巴巴也一定早就知道了。希望自己和妹妹能幸福,希望自己周围的人都能幸福,甚至可以希望全世界的人幸福。阿里巴巴就是这样子的一个白痴啊。 

所以,他扯住阿里巴巴头上到现在还是一样翘着的一小撮发,像小时候干的一样,拿自己的额头碰了碰阿里巴巴的额头。 


以后再也不会试着去理解或是同化阿里巴巴的思维,再也不会为自己和阿里巴巴的差距而愤怒或是不甘。不仅应为那不是他该做的事情,更重要的可能是,自己与阿里巴巴的共存方式就是那样的了。 

为这个世界的存在而感到庆幸。他想到阿里巴巴的这句话,那真是太好了。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