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天白目

满怀爱意的做个愤青。

穿越时空的少女(下)

依旧食前废话(○’ω’○)

1:手机被扒以至原来的草稿没了上下文压死人的bug我真是不知道
2:字数良心一起爆发脑洞太大我有点控制不住!
3:有很多坑没填平完了觉得大概要写长篇了
4:把破坏气氛的技能点了满看完大概会有深深的中二感(望天

好像都进展到这个地步再不去了解一下女主角的背景情节就没法展开了啊,志摩廉造一边思考一边暗磋磋的偷瞄身旁的女孩子。现实和galgame的区别他是切实的体会到了无数回,幸运的是志摩廉造比神木出云想的要机智得多,不幸的是志摩廉造比神木出云想的要机智得多。而如果现在志摩廉造问神木出云他们是去哪去找谁去做什么,后者一定会很尽职的全部告诉他。地点是科技馆地下的研究室找的人是她妈做什么嘛如果可以的话不想说但是一定要说的话是绑架。

志摩廉造不知是不在意还是憋着,总之一路走下来话异常的少,除了时不时调戏一下发型衣着再无他言。但怎么可能不在意呢。神木出云忽然的就想起了志摩廉造向她告白的那一回,明明一点不紧张一点不在意一点没有被接受的可能,可志摩廉造偏偏就是一副紧张在意期待被接受的样子。

他人的日常是志摩廉造的非日常,所以当神木出云出现时,志摩廉造才开始了他的[日常]生活。

反应到这点是在神木出云答应告白的第二个星期,不早不晚。一定要说的话就算对于神木出云这样的穿越人士,志摩廉造的这点也是异常病态。神木出云的穿越是带着个人偏执的大公无私,她的未来是充斥着异形生物的黑暗,始作俑者是她的科学狂人母亲。

尽管如此,神木出云本人却是这一切的推动者。觊觎她母亲神木玉云能力的人黑白道上比比皆是,但她却还是出生了。没有她的出生就没有可以威胁神木玉云的把柄,没有这个把柄神木玉云就不会想尽办法创造所谓的守卫者,没有创造出守卫者就不会有之后的暴走,没有那次暴走实验室的异形就不会逃出管制。

怎么说,无论怎么说都是她的错,她的世界已经不正常了。可是以死谢罪什么的只不过是逃避罢了。神木出云从来不是一个软弱的人。她撑过了一切,站了起来,然后发现身边空无一人。

守卫者失控,神木玉云为了制止这次人为的爆发被抽干了血。而神木出云唯一的最亲爱的妹妹神木月云,失踪了。

怎么可能会是失踪。

如果为了利益连一个不正常的世界都有人愿意去造就接受,那她为什么要担下这一切罪名成全那群人的贪婪。

即使是这样的世界也会有人好好的活着,别以为我会就这样烂在废墟里。

神木出云从浑浑噩噩的自我厌恶中活了过来。 怎样都好,只有神木月云谁都别想碰。〔要找到她要保护她,或者,让我见到她的尸体给我一个她已经死了的证明〕 。

然后她终于明白了母亲在创造守卫者时的心情。既疯狂又无奈,抱着与世界为敌的打算抱着成为众矢之矢的绝望。为了逃离这个噩梦神木玉云一直在努力但神木出云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切发生然后追悔莫及的痛恨自己的无力。所以她过来了,她必须过来。

神木出云想终结那个恶心的世界,而志摩廉造所追求的却是这样的日常。他们的立场是对立的,即使神木出云不问志摩廉造不说也不会对这点有任何改变。

志摩廉造到底想装到什么时候呢,抬头打量时不意外的又遇上了一个足以糊她一脸的笑容:“出云酱出云酱你累不累我们要不要休息一下啊?”

虚伪。

于是她把志摩廉造拉到一旁的小巷子里,对着一脸【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展开但我好兴奋啊】的粉毛劈头倒了一盆冷水。

“你到底想干什么。”

“没想干什么啊我就是想看看我能不能帮到你呀。”

“用什么帮,藏起来的刀吗?”

“啊这个啊”志摩廉造说着把藏在兜里的小刀掏了出来“没啥啊说不定路上就遇到什么坏人了呢防身利器啊不过如果出云酱想要的话我就给你啦。”

神木出云皱了皱眉: “你知道了。”

“知道了?”

“什么时候知道的。”

“出云酱你在说什么啦我完全不知道啊你如果奇怪为什么我一直帮你那不是一开始就说了嘛我喜欢你啊所以这不是很正常嘛!!”

神木出云不再说话,从兜里掏出把枪来对准了他。一时之间志摩廉造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巷子里的灰尘在阳光下浮浮沉沉,将他们裹在了一起,好像共享了一个冬日的温暖。而神木出云的眼神是一潭死水,就算透着气也只会折射出冷淡的光。

于是志摩廉造无奈的举了举手:“出云酱何必呢,你看我不是还好好的帮了你这么多忙嘛。”

但枪口没有半点偏移,于是他只好接着说。

“虽然我没必要说但谁叫我喜欢你呢。”

“不过你知道也没什么办法吧嘿嘿。”

“也不是全部知道啦毕竟我也就是个小喽喽。”

“我们的事我可没有全部说啦。”

“像第一次见面我就没说。”

“那些可是我们的小秘密嘛~。”

可我完全不知道你所说的那些〔小〕秘密啊。

———————————————————————

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神木出云没有在她行动中最关键的这一刻摆脱志摩廉造。这点就连志摩廉造自己也吃了一惊,然后他想了想,反正就算神木出云想摆脱他,只要在她还在这个时空里,自己就能找得到她。

无论是与公与私。

然后便陷入了〔哎嘿不愧是出云酱真是机智!〕的痴汉狂潮。他看着神木出云自巷口走出后便与往日无常的波澜不惊的脸,觉得如果能互相体会一下对方的内心那会有多好玩。

一个是确定了未来的失败却毫无退路,一个是明知将来到的悔恨却停不下脚步。

志摩廉造一直活在一个乏味世界里,一直都是。幼稚园小学国中然后是高中,周围的人好像每天都很幸福,就算是纠纷最后也会圆满的解决。他被包围在一群快乐的人当中,每一天每一天的去体会什么叫做快乐,然后越来越压抑越来越难受。

怎么回事,好像只有自己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直到他遇到了神木出云直到他被某个组织找上直到他了解到所谓的时空穿越直到他接触到非日常的暗流。这是志摩廉造渴望了一辈子追求了一辈子的〔乐趣〕啊,他怎么能怎么可能撒手呢。

可虽然他的确是个彻头彻尾的小不良,百毒不侵道德沦丧,本着娱乐至上的原则可以无底线的执行那些可能会将世界将周围的人搅得一塌糊涂的任务,神木出云却是实实在在的给他心口插了一刀。

他从来没想过对神木出云隐瞒什么,他也自认平日里对神木出云做的一切都是实打实的真心。但无论是神木出云还是自己,却从来都不会真的承认这些。他开始思考自己对神木出云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参杂着感谢参杂着矛盾参杂着好感参杂着讽刺。

不是喜欢更不是爱,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我的世界应你而存在嘛。

--------------------------------------

对峙甚至没有发生。

神木出云光天化日下干脆利落的引爆了整个科技馆,带着神木玉云消失在了飞扬的粉尘中。志摩廉造甚至还没有见到那个传说中的科技狂人就被一群闻声而来的围观群众堵了个正着。

他觉得自己被打脸了。

这一出还真是有够潇洒。志摩廉造扶着脑袋不知道怎么和上头交代,神木出云哪得到的炸药什么时候布置的又是用什么方式引爆的之后怎么带着个人消失的消失以后会去哪,一概不知啊。

而最奇怪的是到底用了什么方法让神木玉云乖乖地跟她走,总不能说我是你女儿穿越回来见你吧。啊不对,一个科学狂人或许真会觉得这话有可信度。

总之,先追踪看看吧。

志摩廉造掏出口袋里的定位仪开始调方位。神木出云不属于这个时空所以带着对这个时空而言异样的磁场,那么只要找出这附近磁场混乱的地方就能确定神木出云的位置了。毕竟,这个世界大多情况下还是有序的在行进。

然后他发现,那个地方和自己所处的完全重回。

上下左右。所以神木出云要么在天上要么在地下,虽然出于三观的端正实在不想相信她们母女飘在天上对话但穿越这种事情都出现了要三观也的确没什么用。

不过无论是天上还是地下,都没办法到达啊。

神木出云这边却难堪一点,看着一脸稚气的母亲她第一次尝到了语塞的滋味。自己怎么说来着,好像是要来杀人的吧。时空穿越的时间点不是神木玉云怀孕的时候吗?按之前居民簿的时间推算神木玉云此刻的确该是怀着孕的啊那这个不到五岁的神木玉云是怎么回事?

难道,她忽然有了一种奇妙的不适感。此时眼前的小女孩正锁着眉头盯着自己,不会错了。她听到一个强装着镇定的声音冷冷的在问自己:“你想干什么。”

神木出云遇到了四岁的自己。

她忽然反应过来这是神木月云出生的一年,在这个时间往后推五年就是守卫者失控的时间,自己怎么可能连这点都忘记呢?耳边浮现出陌生的对话,是自己的声音,母亲的,妹妹的……还有志摩廉造的。

“哎~出云相信妈妈好不好!守卫者没有你想的那么脆弱啦!你看它现在不是好好的守护着我们吗!”

“……可是它又没有理性万一失控了怎么办。”

“不会的!妈妈会在它失控前销毁它然后再创造一个新的出来!”

“那万一到时候你没办法销毁它呢?”

“嗯,也对噢,守卫者需要一个镇定剂呢。咦,这么一说还需要一个召唤器呢!”

“镇定剂?召唤器??”

“就是可以随时召出守卫者并安抚它的东西。有啦!就用我们的血吧!我会加油做到只用一点点就够的程度的!”

“为什么是血啊,听着好疼。”

“因为独一无二并且随声携带嘛!神话故事不也是以血为盟嘛!”

“……虽然很对但还是觉得怪怪的。”

“没事交给妈妈吧!出云才五岁想太多会长不大噢!”

神木玉云第一次将她带到守卫者面前时。

“姐姐!这个小熊是给我的吗?”

“嗯,在妈妈把月云的血也加到盟约里之前,月云就带着这个防身吧!”

“布偶也能保护我嘛?啊!我知道了!小熊在坏人来时会变大然后打倒他们对吧!”

“……不是的,如果真有坏人找上了你,你就把小熊后面的拉链打开。”

“那小熊不就坏了嘛,里面的棉花会掉出来的吧。”

“但月云就安全啦,舍不得小熊的话姐姐可以再送一个给你嘛。”

“嗯,好吧!听姐姐的!”

将装有自己血液粉末的布偶送给神木月云时。

“喂,前面的麻烦让一下。”

“我们是同班同学吧?”

“啊?粉毛我根本不认识你吧。不想被撞到就让开点。”

“我们真的是同学吧?小学或者幼稚园?啊!你是水原吧?水原绫!”

志摩廉造念念不忘的,他们的初次见面。

神木出云发现自己忘了很多事情,而这些事情在面对着四岁的自己时争先恐后的全部涌了出来。为什么啊。她难受的抱住了头,为什么连一点机会都不留给我。

她的计划失败了。在穿越到这个时空的瞬间,就已经失败了。

这就是结果吗?

不甘心。

让我回去。

几次都好,直到成功为止。

重来。

————————————————————

时空穿越会对记忆造成损伤。理论上人人皆知的事情却应实践上的无人实施一直没法得到证明。

“这下可以交差了。” 总算找到神木出云的志摩廉造在一旁默默的看着这滑稽的场面。年幼的神木出云一脸莫名其妙的跑走了,而年长的这个蹲在原地,无声的,轻轻的,颤抖着。

他觉得有点心疼。

志摩廉造在以第一次遇见神木出云后立马就被人找上了,他甚至还没离开那条街。看着一群穿着工作服的人围着自己其实还挺喜感的,他几乎是瞬间就接受了这个设定开始套近乎想尽办法的接近这个奇怪的组织。但人家明显的不信任他啊。直到神木出云来到了他的班级还和他成了名义上的男女朋友,组织才终于接纳了他并且告诉他组织需要你。

每次想到这里志摩廉造都会笑傻,他觉得自己简直是人生赢家。而现在他人生赢家的一部分快要离开他了,他想挽留一下。

但还没等他迈出脚步,神木出云已经像感应到了什么一样喊了出来:“不要过来,一米以内我就开枪。”

于是志摩廉造只好无奈的站在原地:“哭泣不是女孩子的特权嘛,有什么关系啦。” 他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神木出云蹲在了多久,发麻的感觉从脚底一点点的往上蔓延。

“出云酱说句话啦,你看既然你计划都失败了那干脆就留下来?那啥,要不你考虑一下真的和我交往看看?”

“闭嘴。”

“我大概知道你现在的心情啦,不过据我所知,你要么找到方法回去,要么被这个时空排除强制的消失。但和我一起的话,会有可以留在这个时空的方法噢。”

回去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啊,更别提是一个准确的时间点了。志摩廉造恍惚间好像听到了一声轻笑,不屑的,讽刺的,在之前听过无数回的。

他几乎是下意识的看向神木出云的方向,却发现那里已经空无一人。好像是吃下了一大箱的冰棍,先是从胃里然后是胸腔,直到浑身都被莫名的寒意笼罩时志摩廉造才迟缓的张了一下嘴:“出云酱?”

没有人回应他,他甚至来不及确认那声轻笑是不是神木出云发出的。

“这是回去了还是消失了啊。” 志摩廉造捏了捏手里的定位仪,显示器上已经一片平静测不出任何有关神木出云的踪迹了。“如果可以的话,还是希望你回去了啊。”

—————————————————————

志摩廉造在走出地下室时被迎面而来的风吹得虎躯一震。现在是冬天啊。他算算遇见神木出云竟然也有五个月了心里有点感慨,自己究竟是不是因为神木出云来自其它时空才对她在意的不得了呢。想不通啊。

然后他回头,发现科技馆立于蓝天之下行人匆匆,神木出云对这时空造成的一切随着她的离去恢复了原样。可能不久之后自己也会忘记有关神木出云的一切吧。这样想着,志摩廉造拿刀在自己的手臂上划了一个十字。

真疼。

但我还是想记住你。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