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天白目

满怀爱意的做个愤青。

穿越时空的少女(中)


一定要说的话在开始就预见了未来的失败。
但行动却是回到过去。

-----------------------------------------------

众人开始接受“志摩廉造和神木出云是一对”这个事实了。他们像普通情侣一样没事就腻歪在一起,悄悄话小动作,秀起恩爱来旁若无人。奥村磷一干人本着真爱不烧的原则清空了课桌抽屉里的木屑打火机,留下的汽油作为单身纪念物一人一桶拎回了家。

说是纪念物但也难保没有再利用的可能嘛。


志摩廉造这边想想自己脱团竟然都快一个月了不由的有点小激动 “要给出云酱准备什么礼物呢~” 连上课都在不安分的盘算着下个星期的纪念日。

虽然神木出云压根没把这事当回事就是了。

啊看着好像绕口令(快闭嘴)

---------------------------------------------

神木出云正在懊恼自己当初的决定。她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没搭对脑神经默认了志摩廉造的告白。在这个世界身份藏着掖着不是一天两天了,要做的事情就算多了个帮手也不会有任何转机。

何况还是个啥用没有只会把妹还把不成妹的粉毛。

粉毛:(╯°□°)╯︵ ┻━┻你不能一枪打死我们所有人!!

只是这个懊恼的展开对志摩廉造实在是太合乎情理。如果神木出云只是想玩玩他倒不好说,他可无法预料那种展开下会发生什么。但神木出云需要一个帮手不是吗。无论是出于什么目的,一个心甘情愿的追求者总比随时可能泄密的未知人士强吧。

望着身边依旧皱着眉头的女孩子,志摩廉造在心底微妙的笑了。

【只是出云酱你的秘密说出来可没人信啊~】

然后他摆出平时浪荡的不良表情一把将女孩子搂在怀里:“出云酱今天午饭去树下吃好不好啊我带了你喜欢吃的东西噢什么东西当然是先保密~啦(^_−)−☆!”

-----------------------------------------
顺带一提。

神木出云附在志摩廉造的耳边时,说了句:“粉毛,帮我做点事。”
-------------------------------------

该不该算是一种幸运呢,这点事好像成了维系志摩廉造和神木出云的唯一纽带,虽然事情真的不止是一点点。

神木出云是从未来来的,神木出云想知道的事情有很多。

......

WTF??!!


志摩廉造刚得知这个信息时简直要跪在地上反思人生了。“不行信息量太大了容我缓缓”他还记得自己当时抱头上下打量了无数回面无表情送他白眼的女孩子,怎么看怎么觉得对方只是陈述了一个事实。虽然看起来很想表达一下“这个世界还能不能好了。”但内心想着的是出云酱怎么看都不像中二病患者就算是也算一种反差萌。

一定要说的话没什么比接受荒诞更让志摩廉造在行了。

神木出云没有告诉志摩廉造自己穿越而来到底是干什么的,尽管她看起来一副要坦诚相待与这个粉毛友好相处同进同出的样子。
-------------------------------------------

神木出云

年龄16
特征是短短的眉毛和紫黑色的长发。

然后?没有然后了。

--------------------------------------------

志摩廉造在难得的双休日清晨被一通电话唤醒,他用混沌的脑子在不接听和不接听间挣扎了一会儿,最终被一股莫名的冲动驱使着接听了电话。

直觉准的他想去买彩票。

是神木出云,这是她第一次主动打电话过来。志摩廉造摸爬着滚下床,在杂乱的房间里笑的像个傻逼。然后他飞速的洗漱出门,连桌上的过期牛奶都忘了喝一口。


来到汇合的地点时神木出云已经等在那了。和平时不一样的是,今天的神木出云眼底扩散着两团阴影,头发则在脑后束成了马尾。穿着黑色过膝裙独自站在清晨中的女孩看起来就像午夜的遗留物,而自己是莫名的过路人。

“今天过后就好了,”神木出云看到他后轻轻的呼了一口气“这是我请你帮的最后一个忙。”

“没关系啊出云酱的忙无论多少我都乐意帮!”

“不、之后就没什么事好忙的了。”


【神木出云现在很不稳定。】志摩廉造在心里认定了这个猜想,不是她的电话不是她失踪的双马尾不是她的黑裙子也不是她停止冷嘲热讽后的沉默。

但到底是什么到底是什么到底是什么啊!与其说焦躁不如说是不安,志摩廉造被一种莫名的不安横扫了。尽管他还是嬉笑着耍流氓,这里动动那里摸摸的夸女孩的新造型好看。

可是为什么呢,为什么他在神木出云面前必须得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不良啊?为什么他就不能是个超能英雄啥的呼溜一下唤醒神木出云的少女心不能握住世界然后送给眼前的这个女孩子呢?为什么,为什么最后反而变成了,是他自己在害怕改变呢。

-------------------------------------------

神木出云在打电话给志摩廉造的前一晚拜访了镇上的民生局,准确的说是窃入。她还记得白天这里坐着一位婆婆,在自己问她有没有【】这个人时翻了厚厚的好几本册子来帮忙。怎么好像这个镇上碰见的人都会毫不吝啬的展现互助美德一样呢,班级里的人也好不认识的人也好,所有人都像定在了明确的道德范本里。

虽然恶心但是微妙的不得了。

然后她想起了志摩廉造,那个小不良估计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些天到底忙活了什么。只是个人纠葛也没必要昭知天下,否则困扰的倒是自己了。

神游着翻开了居民档案,在第7本时,终于发现了那个名字。

【神木玉云】

妈妈。

找到你了。

---------------------------------------------------

对于母亲到底该抱有什么情绪神木出云已经不知道了。鄙视也好同情也罢,所有曾感受到的心酸与不甘在看到眼前的照片时像水汽一样散去。

一瞬间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了。

但枪声哭声嘶喊声伴着呼呼的风的席卷而来炸裂在脑中,好像从未停息过。于是她清醒了过来。

无法归咎到任何人。
谁的错也没有。
最终还是无法原谅。
月云。
谁都不在了。
伤害在所难免。
一切,都消失了就好。

-----------------------------------------


碎碎念:哇还是变成了三段QAQ!!好像不心塞写不出苦情【,于是现在好像可以写了阿ORZ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