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天白目

满怀爱意的做个愤青。

穿越时空的少女(上)

(●°u°●)​ 」食前注意:

1:小设定与原作略不同,只要放弃智商一切好说。




志摩廉造在高中时染了一头粉毛。

他摸着刚染的发自我感觉极其良好。于是公然翘掉了新生的入学仪式,懒洋洋的走向了常光顾的便利店,想给一直很漂亮的收银姐姐一个惊喜。

九月的太阳还是很大,风也很大,适合邂逅。志摩廉造按耐不住萌动的秋心,对着空气忍不住长叹了一声:“今天的风儿有些喧嚣啊。~”

然后停住了去往便利店的脚步,他觉得哪里不对劲。

【街上的人原来这么少的嘛?】

他四下张望,又估摸了下时间,发现这个点该上班的上班该睡觉的睡觉该在学校开入学仪式的开入学仪式,没有什么不正常。于是摸着有点受谴责的良心觉得自己被这个满是现充的世界伤害了。

【所以快来点什么安慰我受伤的少男心啊!】

志摩廉造杵在路中间,陷入自我世界,丝毫没有等同于路障的自觉。

然后他听到命运女神发来的贺电。

“喂,前面的麻烦让一下。”

身后是自行车的铃响,所处的是足以通过一人一车的宽阔道路......这绝对是搭讪啊是搭讪!!

志摩廉造在心底过滤了一番现有情况后扬起了他这辈子最幸福的笑容。

【第一次被女孩子搭讪啊!我的春天终于要来了吗吗吗吗吗?!!!】

他转过头看着身后骑着自行车的女孩,后者锁着粗粗的眉毛挑衅似的看着他。志摩廉造思考了一下觉得这个女孩子挺可爱啊重点是他绝逼见过!于是挂着灿烂的笑容他就问了:“我们是同班同学吧?”

“啊?粉毛我根本不认识你吧。”女孩子不耐烦的打响了车铃,“不想被撞到就让开点”

难得碰到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放弃!!

志摩廉造决定换一种攻略。凭着打过的无数Gal game的经验,他换上了人畜无害的亲切表情继续向女孩子搭话,“我们真的是同学吧?小学或者幼稚园之类的?啊!你是水原吧?水原绫?”一边说着一边向女孩子挪去。

然后他忽然停住了脚步,那个女孩不见了。

------------------------------------------

志摩廉造坐在教室里时仍是觉得迷迷糊糊的。他回想起马路上傻笑着的自己和吹过的风,沮丧且吃惊。

【自己居然饥渴到出现了幻觉!!!】这时便不知该不该庆幸那时行人的稀少。

染发及入学仪式的缺席让他记下了两次过,再加上不正经的态度,同学们似乎认定了他是一个小不良。好在打小认识的友人同在一个班,天然的好奇心强烈的也总有那几个。所以尽管有点格格不入,志摩廉造依旧不怕死的积极向上的四处把妹。

直到开学后的第二个月,班里来了名叫神木出云的转校生。

女孩子的眉毛志摩廉造一辈子都忘不了,他捂着胸口觉得自己再度被丘比特射了一箭。

人总是在成长的。开学后的两个月内志摩廉造被拒绝的次数已经无法用手来数清。于是这回他机智的选择了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什么妹子都不管了,盯着神木出云不瞥眼。直到对方不自在的问他是不是没吃药。

这回志摩廉造底气十足了,“我们以前见过的啊!就开学那天!”他忘记了自己此刻应该是一个 安 静 的美男子,手舞足蹈的想向女孩子表达激动的心情。可后者大概是属性里堆满了高冷值,神木出云挂着不屑的表情将头一扭:“你说的我根本没有印象。”

-----------------------------------------

小伙伴们被志摩廉造的转型惊呆了。他们回想了下神木出云梳在两侧的紫黑色长发和一丝不苟的校服领结,实在是不理解志摩廉造为什么偏要招惹这朵高岭之花。

志摩廉造表示你们这帮愚蠢的人类是不会明白的。他立起校服衬衫的衣领,觉得不够深沉又抢了刚走进教室的奥村雪男老师的眼镜,拿着黑板擦,睁着应熬夜打游戏而微红的眼开始深情款款的唱“如果这都不算爱”。

奥村凛对这种无耻的行为表示不满,他揪起志摩廉造的衣领一顿打,参杂着“雪男的眼镜也是你能带的?!”的吼叫。

“哇,奥村你的弟控还真是没法改了。”胜吕龙士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开始吐槽。讲台上没了眼镜一脸茫然的奥村雪男此刻应台下打闹的声响露出了痛心疾首的表情。子猫丸安定的无存在感中。杜山诗惠美拿着自制的草本便当犹豫要不要送出手。

除了不在场的神木出云,一切都很平常。然后志摩廉造猛的意识到,对这个班级而言,神木出云存不存在都无所谓。很多时候,连他自己都不记得班上有这号人的存在。

这还真是奇怪,自己不是在追求她吗?

-----------------------------------------

【有些事情开始越来越奇怪了。

但谁都没注意到。】

志摩廉造把自己锁在房间里玩游戏,一片黑暗中盯着唯一的光源竟然走起了神。被游戏剧情一提他开始怀疑世界的真实性。虽然每次玩抑郁型Rpg他总是会怀疑一次人生所以也没什么大碍就是了。

不过不对啊这次很明显有点不对。志摩廉造挠了挠自己的头,终于还是决定正视困扰自己好几个月的问题。

神木出云很奇怪。

不是长相不是性格也不是行为处事。【存在感】,志摩廉造的脑内忽然蹦出这么个词来。

所有人都认识所有人都不认识的神木出云。

--------------------------------------------
在开学后的第3个月,志摩廉造向神木出云告白了。

地点是班级前的走廊,方式是直球。

后援团们准备好纸巾想着反正都是要被拒绝的怎么这人脸皮还能厚到引这么一大波人来围观呢。

站在不远处的志摩廉造没几句台词,表情正经还有点紧张,一点也没有平时乱扯淡的样子。女主角神木出云心里打着小九九,觉得这个粉毛真是装得飞起,有这个本事怎么不去演言情剧呢。她面无表情的站了一会儿,最终踮起脚在志摩廉造的耳边贴了一下,看起来就好像吻了一下这个粉毛的侧脸一样。

没想好安慰的词的群众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志摩廉造牵着神木出云的手一副人生赢家的表情走着。这个展开真是万万没想到,群众们捂着下巴觉得三观好像有点不对了。对志摩廉造的定位都从 白日梦不良 变成了逆袭女神的励志代表。

志摩廉造嘻嘻哈哈的表示大方接受众人的羡慕嫉妒恨,他没有告诉任何人,神木出云附在他耳边其实是在说话。

--------


被军训弄得心塞所以想写点报社的东西(并没有),志摩后期帅到没朋友啊!!!出云酱麻吉女神舔舔舔!!于是燃起了写一些东西的冲动=_=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