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天白目

满怀爱意的做个愤青。

【鸣佐】论告白姿势的重要性(下)

“一个佐助,两个佐助,三个佐助,四个佐助......”

和不自家队长不同,香磷最近陷入了失眠的漩涡。即使是像现在这样数着佐助她也依旧无法入眠。数到47时脑海已经被一只只圆滚滚的佐助填满了,画面太美她不敢看,于是她睁开了眼。

啊忘说了,她数的是脑补出的胖助。灵感源于{圆圆胖胖的东西好可爱啊,佐助好可爱啊,圆圆胖胖的佐助,......神啊赐我一个胖助吧}

睁眼的瞬间她发现宇智波佐助正盯着自己看。这让她的少女心噼里啪啦的中了一团乱箭,她捂着自己的胸口,幸福来的太突然!!!

宇智波佐助伸出了手,宇智波佐助张开了嘴,宇智波佐助叫了她的名字,宇智波佐助说:“你口水睡出来了。”

......

【老娘根本没睡着啊还我少女心!!!】

好像没看见香磷神色的突变一样,宇智波佐助继续说着:“水月那边传来消息,说东西已经拿到了,我们也走吧。”

【嘛算了】香磷认命的站了起来,【就算宇智波佐助是个面瘫也是个帅到没朋友的面瘫】。

她想帮忙拎一下宇智波佐助手里的袋子,奈何宇智波佐助抓的太牢,她扯不过来。然后她发觉这举动有点傻,于是她说,:“多大点事啊?我又不是别人。”

为了掩盖自己。

她知道里面是什么,她不在乎。鹰小队的任务队员们并不会深究,从接任务到领报酬,凡是与委托人有关的场合,只会有宇智波佐助一个人出现。有时候他们自己想想也觉得好笑,别人又不是不知道鹰的成员有谁,要真的哪天任务失败追究起来,他们难道就逃得过吗?可宇智波佐助就是个死性子,就算他们说了也不会有任何改变。于是他们拽着这些隐晦的温柔,默默的替宇智波佐助决定了一个甩不开鹰小队的未来。

----------------------------------------

漩涡鸣人在第二十二次告白失败后不做他想,立马起身跟上了鹰小队,当然,悄悄的。他还停留在【不行半年不见佐助我会发霉吧!】这样一个被驴阶段。没有半点被甩的自觉和感伤。嘛谁叫他也习惯了被宇智波佐助甩呢,如果刚才那次告白宇智波佐助接受了,他反而会震惊在原地吧。

跟踪宇智波佐助有点困难,香磷没多久就发现了漩涡鸣人。她用了一个标准的我妻有乃式微笑,然后毫不犹豫的朝漩涡鸣人扔了一大麻袋起爆符。动静之大震飞了一林子的鸟。

按这个节奏看,宇智波佐助大概也是发现他了的。只是在{继续赶路}和{赶走漩涡鸣人}间,他选了前者,而香磷选了后者。

不过没关系,他可以继续跟踪另两人。尽管中途用光速背离了自己原来的打算,但漩涡鸣人仍觉得,不迟。

只要宇智波佐助还在这个世上,那么他终有成功的一天。

可其他人不这么想,他们只会觉得【烦透了啊这傻逼有完没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所以鬼灯水月用一种兴致缺缺又难得认真的语气开了口:“我说啊,你再追着佐助也没用啊。他对木叶已经没什么感情了,连执念都没了。但鹰不一样,我们是从属关系。我们属于宇智波佐助,宇智波佐助也属于我们,所以你还是死心吧。”

漩涡鸣人没有回答,他觉得很羡慕。自己和宇智波佐助的交情可比鹰长多了,关系复杂的绕了几生几世都绕不清,为啥宇智波佐助就是无法像对待鹰一样对待自己呢?算上刚失败的22次,宇智波佐助从没有给过自己一个正面的答复。是的,他是拒绝了,但他没有说出来。宇智波佐助的行为与其说拒绝不如说是逃避。

是逃避。
逃避。
避。

......

“天啦鹿丸大师我想通了!!!!锯齿牙傻大个thank you!!!!”

漩涡鸣人顿悟了,他抓着自己的脑袋恨铁不成钢,要是早点发现说不定宇智波佐助现在已经躺他床上了啊!

他飞速离开了现场,留下被这展开弄的莫名奇妙的两人。

“......他忘吃药了?”
“......”
“不知为什么刚才有一瞬他的表情很猥琐啊那傻逼又在瞎脑补什么啊”
“我们的任务还没完成。”
“天惹你怎么不早说?!!!!佐助该不会已经拿着人头在等我们了吧啊啊啊那个碍事的!!”

-----------------------------------------

宇智波佐助回到据点时夜刚暗。他按开房间的灯,思考了一会儿是先洗澡还是先洗澡还是先洗澡。然后去洗澡了。

鹰的任务很顺利,他们拿到了够四人近一个月生活的酬金。一定要说的话鹰并不缺钱,但从现实角度考虑到未来,钱就变的很重要了。比如年纪大了无法接大酬劳的任务时。

宇智波佐助是想活下去的,不到60岁他一点也不打算死。他之前从没想过自己原来这么乐意活着,单是做做任务睡睡觉,都觉得满足。然后他发现,这种满足是鹰带给他的,还有,只有一点点,大概是漩涡鸣人给的。

他想起重吾在解散前对他说的话:“佐助,直面一些事情吧。”事情?需要直面的事情?完全不知道。先不论香磷水月,连重吾也开始胡言乱语起来这个世界一定是哪里出问题了。

然后宇智波佐助从浴缸里站了起来,水汽蒸的他有点晕,这股晕劲促使他快步走向卧室,他需要睡眠。

但他没那么做。卧室的灯是亮着的,有人在他洗澡的期间走进了这个据点并打开了卧室的灯。

......

哪个傻逼会这么不自量力啊,随手扯了件浴衣穿上,宇智波佐助决定去教训一下这个破坏他睡意的人。

他握紧手中的剑,走到卧室门口,噼啪噼啪的放着电,然后被紧紧的抱住了。

∑(゚Д゚)卧槽什么情况性骚扰吗?!!

正当宇智波佐助打算从背后一剑刺死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色鬼时,他听到了漩涡鸣人的声音:“佐助,是我啦。”

是谁不重要总之自己不能被家长以外的人抱着!于是宇智波佐助当机立断,一脚踹开了漩涡鸣人。

后者向后倒在了床上。于是场面变成了宇智波佐助衣衫不整且面色泛红的(热水泡的)看着床上笑容满面的漩涡鸣人。

嗯......木叶日刊表示下期报纸可以大卖了。如果编辑部没有被灭门的话。

“我真以为你是去出半年的任务了还打算把东西全搬过来等你回来呢。”
“所以说你想干嘛?”
“和你一起住啊”
“我不要”
“但以后结了婚我们还是要一起住的嘛”
“去死”
“你忍心?!”
“现在送你过去”

看着宇智波佐助认真的拔剑朝自己走来,漩涡鸣人脱力了。自己的超常发挥好像会导致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啊!于是他换上了一副正经的表情,把宇智波佐助按在了床上。

【需要脑补什么不存在的的请看这里^_−☆好,什么都没有哦】

以谈话的方式,面对面的躺在床上。

“佐助啊,如果我和你说我为你承包了片番茄地你会不会很感动啊?”
“承包了再说”
“那你到底感不感动啊?”
“不知道”
“那如果你感动了,你会不会答应我些事啊?”
“闭嘴我要睡觉了”
“哈哈哈你超无趣的说!”
“......”
“但我还是喜欢你。”

漩涡鸣人看着宇智波佐助闭上了眼,然后说了最后一句话。他不会去戳破对方其实是在装睡,因为这一次,宇智波佐助依然想用逃避来回答他。

“我数三下,如果你不起来我就当我这个箭头不是单的。”
“1”
“2”
“3”
“哈哈我就说嘛,你到最后肯定会答应的。”

宇智波佐助在心底吐槽这展开到底是要闹哪样,但却感觉到了一种陌生的情感。它舒缓而熟悉,催人入睡。宇智波佐助抵挡不了这股睡意,他在睡前打了一拳漩涡鸣人的脸,正中红心,然后终于满足的睡去。

正如漩涡鸣人想的那样,宇智波佐助没想过要拒绝他。他什么都没有想,只是本能的应对这些自己不擅长的感情。宇智波佐助的感情是直白的,他的喜欢并不分亲人朋友,至少目前是的。所以漩涡鸣人一定会成功,因为宇智波佐助{喜欢}他,而他将会让这种{喜欢}变成有针对性的,真正的喜欢。

“你看啦,没有我的手臂你哪能睡的这么好。”

漩涡鸣人的手臂被宇智波佐助枕着,宇智波佐助的头压上来时他感到幸喜,无论多少次这种被信赖的举动还是让他有{宇智波佐助是需要自己}的满足感。

是的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他在宇智波佐助刚搬到现在这个据点时来帮过忙。当天夜里便也睡在了这里。被地板压迫的受不了的漩涡鸣人悄悄的爬到了宇智波佐助的床上时,被一个翻身的宇智波佐助压住了手,然后被当了一夜的枕头。天知道他维持那种姿势睡了一夜第二天还不能被发现时心情有多复杂,但这种复杂和第二天早上宇智波佐助一边活动脑袋一边说:“昨晚睡的不错”相比,完全没有意义。

于是漩涡鸣人会在宇智波佐助没出任务的每一个空闲日子来窜门,并且坚决的要留宿坚决的要睡地板。直到宇智波佐助受不了他搬回了张沙发,他才终于能在前半夜睡个舒服的觉。

如果鹰小队得知自家的队长睡眠质量高的原因,大概心情也会变的很复杂吧。

既然付出了,那么收获一些也是应该的嘛。【总之】漩涡鸣人在心底蹦哒了一圈【在第二十三次的时候,成功了啊】

之后的事情,那就之后再说吧。





天惹!!!!!终于结束了说好的超短片呢Orz、因为实在是喜欢鹰小队啊所以不知不觉就、ಠ_ಠ如实的让太子抱得美人归啦所以晚安!因为写完发现没怎么些佐助的感情所以可能会有个番外,可能,可能。

评论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