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天白目

满怀爱意的做个愤青。

【鸣佐】论告白姿势的重要性(中)

漩涡鸣人撒丫子飞奔不久就被迫停下了脚步......他不知道鹰的成员们现在在哪里晃荡。要是论起他们的头儿倒还好,宇智波佐助不睡到中午是不会起来的,应该。

......

【所以说完全不知道从谁下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让漩涡鸣人陷入了莫名的焦躁。他有点担心宇智波佐助又闲的没事玩失踪带着他的一波脑残粉出去接些危险的任务。

说起来到底是谁大战时一副热血沸腾的样子啦他都以为宇智波佐助从此以后洗白白正式成为主角家的一分子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以为战争结束大家各管各的使劲的先发展个经济科技什么的,以为忍者忍术要在解放生产力上一去不复返了啊!

谁知道宇智波佐助还是宇智波佐助,既没有改姓漩涡,也没有金盆洗手当个正面角色。当然了后面那个一点也不重要。还是会有需要他手起刀落不为做菜的任务,他还是那个刀尖舔血的宇智波佐助。

想了这么多漩涡鸣人无奈的开始挠头,不过谁让自己就是只能盯着宇智波佐助一人不放呢。

然后他意识到自己傻站在街上很久了。

......

而且被围观了。

意识到这点后漩涡鸣人飞快的抬眼扫视了几下围观群众,发现宇智波佐助不在内后放心的舒了口气。

......等等他好像发现了什么奇怪的事,有三个带兜帽的人无言的对着他比中指啊!对着陌生人这样是得有多大仇啊。

三剑客(漩涡鸣人语)比完中指后潇洒的走了留给了他三个黑黝黝的背影。漩涡鸣人盯着这三个背影越看越熟悉越看越激动,得来全不费功夫啊!

于是他扯嗓子一声大喊:“还不给你们未来姑爷站住!”

三个背影停住了,三张散发着黑气的脸转了过来,然后漩涡鸣人被按倒在地一顿拳打脚踢。夹杂着“我去你大爷的你居然敢口头非礼佐助?!”“......佐助不在身边我无法控制自己请见谅”“你丫算老几我都还没出手呢轮得到你?!”

漩涡鸣人想着【我岂是你们能欺负的?!】一脚踹到了一个人的身上。后者吃痛的收了手,兜帽在行动中掉了下来———是鬼灯水月,正呲着牙准备拔出身后的大刀战个痛。

对方要战自己何乐不为?再说了在鹰里面漩涡鸣人最不爽的就是鬼灯水月。长的有点小帅就不说了偏偏属性还自带酷炫简直不能忍。

说出手就出手眼看着两人就要打起来了,香磷却出手制止了。

【竟然是香磷阻止的啊这世界一定哪里不对!】鬼灯水月感到十分的不对劲。香磷这人大概可以概括为:“亲爱的佐助舔舔舔!!”没事最大的爱好除了偷窥佐助和偷窥佐助就是偷窥佐助。这么一战斗机级别的人见到情敌不上去掐死他反而阻止自己砍死他简直世界奇迹。

脑内转的飞快的还有漩涡鸣人【按鹿丸大师的意见我应该是得找这三人帮忙才对啊但人家恨不得摁扁我也恨不得碾爆他们要怎么谈合作啊!】

事态发展的太快两边显然都接受无能。漩涡鸣人分出几个影分身决定运用群众的智慧思考战略(哪不对)。宇智波佐助对鹰的态度和对自己的态度根本没法比。而且不是拿{难道是不好意思}可以就糊弄过去的程度。再加上鹰是宇智波佐助一手组建的,陪伴他度过了人生中无法抹去的复仇时光见证了他的改变并且之后也会一直伴在他身边。让宇智波佐助不顾鹰是不可能的。但自己不可能大方到愿意将暗恋明恋了十几年的人拱手相让的程度。既然宇智波佐助不能没有鹰,那么就让鹰一直待在他心里就好了,只不过排位要在自己的后头。

漩涡鸣人终于想完了,他对自己的结论很满意。于是为了表示自己的大度,他决定先带鹰小队去拉面店来一顿和解之餐。

而在他思考的期间,另一队也就地开起了作战会议,主题是【如何让漩涡鸣人的第22次以及之后的告白失败,独占宇智波佐助行动】

在长久的相处中鹰小队在某种程度上达成了共识。他们都不相信除了他们之外的人能带给宇智波佐助安心(天国的鼬神不予考虑),虽然漩涡鸣人这么多年的追妻行动他们也看在眼里,但,谁让木叶给佐助留下了这么多糟糕的回忆谁叫你是木叶的下任火影呢!而在内斗的过程中他们又分不出高低全都认为自己才是最适合宇智波佐助的人选,于是便得出了【宇智波佐助是共有的,{仅限于鹰}】这么一个结论。既然现在漩涡鸣人这个大障碍出现在了眼前,那么就不怪他们心狠手辣毅然铲除了!



orz天惹比我想的要长的多啊明天看我不结了你!



评论(2)

热度(32)